麻豆传媒映话在线观看

百草老人原名二娃。没有名字,他出身于贫苦,天赋等同于无,进门当了好多年的柴火童子,却连基本的引气入体都做不到。湖月峰无论谁都可以踩他一脚,无论是练气一层的底层修士还是新进来的修士,更枉论那些体面的弟子。

按说他这样地连引气入体也不做不到的早就应该被赶出们门了。不过他倒幸运,烧火童子干得不错,上头人很得用,反正就当下人留下来了。

若是没有后头的事,这人左右不过一个老死的下场。默默无闻地死去就是他最好的结局。

可修真界有着无限的可能。有时候命运这种东西真的很难说,有人什么都有偏偏命途坎坷,有的人一无所有却也还剩下运气。然后他就拥有了一切……

二娃就是这样的人。虽然上天剥夺了他的天分,却给他安排了贵人。

一次机缘巧合下,他得了一位长老的青眼。尽管按他的资质不可能做这长老的徒儿,就算是记名弟子都不大可能。不过托对方的福,他得以跟在身边学习,打下手。

说起来不可思议,可二娃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一步一步往上爬。草药、炼丹术,玄术,人脉……二娃顺利地学到了手,凭着一手出神入化的炼药术迅速跻身上层,很快就走到上边的视线里。

然后他的路不可思议地一路顺畅,筑基、证丹、结婴……到而今已然是宗门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炼丹师了。虽然在元婴中修为居末,但于炼丹一道那是大名鼎鼎。但凡想走这一道的都想得到他的青眼。

尤其是那些曾经同他一样天赋奇差的杂役弟子,可都等着借着这股东风,复制对方的道路呢。

不过这位百草老人性格也来得古怪,拒绝宗门的号给自己起了个这样古里古怪名字,后又以老人的相貌现世,明明有更好的位置却非得待在湖月峰。

这个百草老人是一位令众多高层都头疼的人物。

而且他还有另外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。那就是这人不肯教授弟子,如今过去这么多年,他的门下就没出过一个弟子。当初教导他的长老可是门内出了名的桃李满天下的人。

奈奈初夏风采极致迷人

若是别的元婴真君上头的人还不至于头疼。毕竟教授弟子是各人的自由,人家真君不爱收弟子,你也不能逼别人是吧?但对于像百草老人这样的高阶炼丹师来说是不一样的,他们不收徒问题大了去了。

炼丹师堪称修真界的黄金职业。六大技法少了谁都不能少了它,没有这个修士就必定少了很多机会。

每个宗门都少不了炼丹师的辅助,好的差的,低级的高阶的,越多越好。若不是不现实,宗门都恨不得人人都是炼丹师,因此他们在普遍炼丹术上也费了很多心思,安排了专门的人辅导相关知识。

尽管炼丹术的门槛忒高,但也是对于相当等级的炼丹术来说。那些不入门的,不入流的丹丸几乎人人都会炼,就连宁夏也会炼几种。

可真正能炼丹的又有几个?宗门需要的是真正的丹药,能够稳定长期供给给门内的人才,这样的人越多越好,永远都在缺。

所以宗门的炼丹师都极其受重视,宗门对他们的期望也是希望他们能广招弟子,为此甚至不惜奉上各色珍品跟大批资源。

然而这位百草老人却不愿意收徒。他孤身已逾多年,成了门内一块难啃却又不可或缺的硬骨头。

就在人们都快要放弃的时候,这边却是忽然有了情况。这位古怪的真君最近的态度似乎有所冲动……

百草老人比元衡真君大,但是修为却是被远远抛出一大截,因而他称呼师兄并无过错。

元衡真君年轻时跟对方曾有几次接触,不过不太熟,今日前来拜访也是偶然。所以两人之间的气氛并不热切,微微有些拘束。

这位百草君邀请他们入内,似乎不意外他们的到来。宁夏跟着元衡真君进去的时候,回头看却发现对方往门外的方向远望了下,好像在等待什么。

进入内里,这个院落又跟宁夏之前所见不同,规划严整,整整齐齐地栽种了各色仙灵草跟药材,满地都是农具乱七八糟地横陈在地上。

整个院落就像一片田地一样,毫无美感可言。

宁夏也去过别的炼丹师的住所。湖阳派的灵彻真君也是一名挺厉害的炼丹师,她在湖阳派的时候就居住在对方的院子里,可对方的住所又跟这个不一样。

比起灵彻真君颇有意趣的别墅,这位百草君的住所简直就是老农的院落。

到这时宁夏才发现对方竟还是光着腿的,两边裤腿都捞起来,右腿上还粘着泥巴。可见刚刚从地里劳作出来的…….若不是知道对方的身份,在路上碰见可能都要怀疑这人的身份了。

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传闻所言非虚,这位百草老人的确性情古怪,连栽种草药都不假人手。看看这偌大的院子,这么多灵草,却没有一个帮手。难不成这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打理的?

宁夏也培育过灵材,做过相关的任务,对其工作强度也有一定的了解。实话说,这么多灵材一个人打理,怕是要疯。

显然在这里宁夏并不是唯一的质疑者。元衡真君跟金林都是下边上来的人,年轻时没少做任务,他们比之宁夏更为了解这些事情的始末。

宁夏跟金林不敢问的,元衡真君能闻。他皱眉看了眼这满地狼藉问道:“百草师弟,此地可都是你一人在打理?”

百草老人点了点头,用脚尖拨弄了下旁边一杆铲子,表情有些漫不经心。

“可是那些管事怠慢你了?如此庞大的劳作量,你一人可无法支撑得住。”元衡真君有些不赞同。

“不是,他们有派人来。不过那些家伙笨手笨脚的,搞得乱七八糟,还不如我自己来,所以都推回去了。我没有问题的,元衡师兄不必担心。”

“况且……我还找了帮手。”

帮手?这回元衡真君脸上真的写着赤裸裸的“疑惑”二字。